【艺术课程回顾】 | 周越:找到灵感其实很简单

10月14日—11月4日,【WHO AM I——艺术课程第三期“找到灵感其实很简单”学生作品展】在新图书馆一楼举行展览。开幕日当天,展览主创人员中的陈长丰、喻喆带领现场观众参观展览并对作品一一进行解说。下面我们一起来回顾一下本次展览活动。

 
 
 

开幕现场回顾

 

 

 

ON EXHIBITION

展览

 

现场

1

 

 

1

△ 展览主创人员陈长丰导览

 

 

2

△ 展览主创人员喻喆导览

 

 

3

 

△ 同学们在自画像墙描绘【我是谁】

 

 

4

△ 同学们在留言墙上回答【我是谁】

 

 

5

△ 精美茶歇

 

 

6

△ 现场合照

 

 

 
 

 

 
 
 

展览作品

  01 

1

 

陈洛然

2018级 经管学院 逸夫书院

 

对于“WHO AM I ”这个设计命题,我倾向于将它理解为对个人的发问,而创作的过程与其说是在寻找答案,我认为更应把它看作一种自我探索与反思。不得不说这种自我呈现一开始让我感到惊慌,后来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让我直面自己。这个海报的主体是胶卷,每一片段都是我的碎片。抛下顾虑,就像这幅海报一样真诚地被展示在这里,我相信生活会变得多彩。"I am what I am.", 在纯粹的创作面前,每一个我都变得可爱起来。

 

 

02  

2 22 222

 

胡奕楠

2019级 经管学院 思廷书院

 

/// How to stop those fingers? ///

【尊敬的玩家,您收到一封游戏邀请函】

-请开始游戏-

-请选择-

☞Starting Point 1

  你选择....动作

  恭喜你进入新阶段,请继续游戏

☞Starting Point 2

  你选择....动作

  恭喜你进入新阶段,请继续游戏

【温馨提醒:游戏无法中途退出】

 

 

03

3

 

张咏琪

2017级 数据科学学院 思廷书院

 

我想表现的主题是标识印记(Identity): 什么可以代表“我”,要用什么东西来识别出真正 唯一的“我”。最终我选取了两个具代表性的素材:指纹和脸,并运用抽象的线条把这两个素材结合到了一起。除了线条,为了让画面更加丰富,我加入了一些色块,颜色是自然和谐的暖色调,有点类似于人的皮肤给我的感觉。

 

 

  04 

4  44  444

朱紫

2019级 数据科学学院 学勤书院

 

/// It's OK to not be OK ///

灵感来源于一段什么都不想干没有动力的糟糕日子,有很多没有完成的任务,质疑自己,情绪低落。但是!要接纳自己的情绪,接纳自己哦。不一定每天都能开心,也没必要每天都完美。不要责备自己没能做到最好,不要强迫自己在难过的时候立刻开心。如果很丧的话,也要接受当时低落的自己,给自己一个超大的拥抱。因为 It's OK to be not OK. Accept yourself and be who you are.

海报画面想呈现的是一个照镜子的效果,镜子里可能是不开心的观众,但没必要强行变成笑脸,接纳此刻的情绪,此刻的自己,给自己一些时间。像镜子上贴着的“拥抱胶带”一样,希望观众能拥抱自己。

 

 

05 

 
5

无名

2018级 经管学院 祥波书院

 

这幅海报想通过几何图形,来表达“自我的可能性”。

从点,到线,到面,到体,这是几何形状不断成长的过程,也是每个几何体不断丰富自身维度,图案,轮廓,个性的过程。

点的时候,大家看上去都是差不多的,但是发展到体的时候,便是百家争鸣。

这个新生的蛋,就像一个尚未孵化的自我,懵懵懂懂,不知道自己会成长成什么样子。

 

 

06 

 
6

 

袁昕阳

2018级 数据科学学院 逸夫书院

 

人类一思考,上帝就发笑。

"WHO AM I" 充满不确定性,随着时间空间的变化,我们的答案也在变化。当下的答案可能是可笑的,思考的过程可能是不成熟的,但是,"思考"本身仍然非常重要。

我希望海报能呈现出一种模糊的,凌乱不失条理的,略显夸张的画面,这正是我认为的思考状态。

这一版是中途版设计,当时做完并不算满意。感谢最后助教陈长丰帮忙发掘了这版,稍作调整后作为我的终稿发布。

 

 

  07  

 
7

 

左舒雯

2017级 经管学院 思廷书院

 

“大而无当”这四个字语出《庄子·逍遥游》,文章里有一个故事就讲魏王送给惠子一颗大葫芦种子,种出来一个五石重的大葫芦,也就是六百斤左右。这个故事本来就很荒诞,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既视感。惠子跟庄子说,我种出来这个葫芦用来装水么撑不住要崩开来的,拿来当瓢么没地方放得下的。总之长这么大但是毫无用处啊。我就只能把它摔碎掉了。庄子就怪他太不会用‘大’的东西了——这很庄子。庄子非常喜欢大的、广的、壮丽的东西——比如说鲲鹏,一架螺旋升空四万五千公里(九万里)才能开始执行计划航线往前飞的直升机,这就很符合庄子审美。总之,等到【大】之用真正得用的一天,其威力摧枯拉朽,其效用令一切【小用】在其面前失色。

 

 

  08 

 
 
8

 

陈加明

2019级 经管学院 思廷书院

 

社会有时会强加给女性一些所谓美的标准,就像海报中的手为女孩刷睫毛、涂口红一样,好像女孩子只有唇红齿白、明眸皓齿才是美的,但审美是一个非常私人的问题,我接受并且喜欢着自己素面朝天的样子。所以究竟哪个是真正的我?时刻保持的精致、还是无伤大雅的小小瑕疵?

 

 

09

 
9

 

吴天祺

2019级 人文社科学院 逸夫书院

 

这幅作品描绘了一个在初入大学时迷茫的我,一个不知道自己未来将选择何种方向的我。中间黑色的侧身人影是代表大一时为着前路而迷茫的我;左侧红色的人影代表的是目前属于应用心理学专业的我;而右侧蓝色人影则是处于理想科研方向——神经科学的我;而白色的轮廓是一个未来的我的集合——我虽然不知道会是在哪个方向,但一定会比现在更加优秀,更加坚定。

 

 

  10  

 
10

 

黄颖瑜

2018级 人文社科学院 逸夫书院

 

Hey you, who are you?

So who am I?

这可能是我们究极一生都在询问自己的问题,

却又往往因为无法给出答案而苦恼不已。

也许很多时候,我们都无法看见,自己究竟是谁。

但今天我想对你说:就算不知道该如何定位自己,

也不需要感到自卑与失落。

No matter who you are, you are awesome.

希望你也能懂得怎么让自己庆幸你自己的存在。

希望你在和不同时候的自己邂逅时都感到愉悦。

 

 

11  

 
 
11

 

喻喆

2018级经管学院 逸夫书院

 

Memoji + Pokemon + Retro Game = Nostalgia@max

 

 

12

 
 
12

 

温玮棋

2015级 理工学院 逸夫书院

 

/// 呐喊 · 轰响 · 空白 ///

在那个当下,我为难以从容倾泻并精准传达而感到堵塞,也为自己的无能和苍白而感到焦躁。那厚厚的真空的透明罩子将我和外界所有人都隔开,甚至连自己都无法听到自己的声音。可我是树,是水,是火,是虫,我也可能什么都不是。

 

 

13 

 
13

 

突厥

2019级 数据科学学院 思廷书院

 

想起“我是谁”这个话题,我第一个想到的是一部叫做《超体》的电影。女主角最终成为了一个无处不在的存在。她不依赖载体,她是波,她捉摸不定却无所不知。所以根据这个想法,我用了©️MATLAB生成的一幅高低起伏的三维图片,用来象征虚空中的起起伏伏。重复这个图片,可以表达一种宇宙空间中的涨落和波动,以表达一切事物都是处在波动中的,以及物体和空间是一致的。物体不能永恒存在,而只是空间中波动的、暂时性的景象。

我之后又加入了四个圈,有四大皆空的意思。为了贴合地面的起伏,用©️Photoshop对其进行了变形,他们看起来像四个爬行着的生物,象征生命附着在波动之中,十分脆弱但是很有灵性。

最后加入了一个波动的线,是我之前从大一物理课的助教陈炳林老师那里学到的一个叫做【波包】的概念:“一个电子的波函数如果在某个地方振动剧烈,说明在那里存在一个电子”。最近(5月)正在学习《心经》,我认为其意境与《超体》和这张海报极为相似,因此加上了这句16字的古文。

 

 

  14

 
14

 

郑诗琴

2018级 人文社科学院 逸夫书院

 

"WHO AM I"是几乎每一个个体都会面临的问题。在人生的不同阶段,我们会有不同的答案。简单勾勒出五官的白色脸庞并没有鲜明的个人特色,而是代表了每一个思考"WHO AM I"的“我们”。

背景中,放大的"Who Am I"和无数的问号意指对这个问题的思考贯穿了人生的每一个阶段。对"Who Am I"的回答充满了不确定性,因此得到一个明确的答案并非这个问题的全部意义,思考和内省的过程也十分重要。

 

 

15 

 
15

 

徐思涵

2018级 人文社科学院 祥波书院

 

我们对自己的定义或许是一个流动的状态,自我作为一个整体可能是不同阶段、不同时空下自身状态的一种融合。海报的主题文字采取了"WHO AM I"中的am变换的不同时态,即was, am和will be。

配色灵感来自电影《Carol》。海报使用近期和小时候的照片作为元素。对人像进行条形的切割,并做了横向的位移。条形切割灵感是来自《消失的爱人》电影海报,意图营造不稳定感,表现自我定义的流动性和人的固定形象的一种解构。

 

 

  16 

 
16

 

刘欣

2018级 经管学院 祥波书院

 

这幅作品其实是想无可想的结果。

最初思考"WHO AM I"这个题目的时候,也想了很多诸如自我与社会之类的思路,但发现自己既不能说是一个标准的“社会中的人”,却也没有格外不同,没有十分高远的见地,也没有长久的惆怅,于是干脆只做出了这种看起来像指甲油广告似的、再简单不过的内容。

我如何定义“我”呢?这真是太难了。我只能说:“我是真的很喜欢花花绿绿的指甲油。”

但快乐从来难得,肤浅又有何不可呢。

每一天都可以是美好的,因为天晴,因为下雨,因为吃到好吃的东西。我希望看到这张海报的你,今天也开心。

 

——一个喜欢指甲油的人留

 

大学艺术中心 

uac

拉近学生与文化艺术之间的距离

让“梦·想”实现